孙雯的假设变成了美国女足强盛的今天

 

  您也可以选择更换支付方式,选择其它方式进行支付。如果还未能帮到您请拨打电话

  “我也会想,如果我们当初拿了这个奖杯,中国女足会有什么不一样吗?总是会有这样的假设。”

  2019年3月,女足世界杯奖杯巡游来到了上海站,包括孙雯、浦玮、王丽平在内的很多女足名宿和现任国家队教练贾秀全和队长吴海燕都来到了现场。

  正如孙雯所说,20年前的那个夏天,孙雯和他的队友们本有机会将世界杯冠军带回中国,然而“铿锵玫瑰”在点球大战中憾负美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孙雯说自己一直在做这样的假设:

  “我认为,如果我们拿了这个冠军,那以后可能会对我们的女足更有激励作用,所产生的影响,所做的宣传,可能都会有不一样的提升。很可惜啊,没有拿到。“

  孙雯的假设,在太平洋的彼岸变成了线年的那届女足世界杯,有一个小女孩跟着她姐姐一起去看了很多比赛,在看台上目睹球员在场上挥洒汗水,球迷在场边加油助威,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她也要成为球员,在这样的球场里为祖国踢球。

  这个小女孩叫做劳埃德,她后来成为了美国女足队长,为国家队打进了超过100粒进球。2015年她以队长的身份,捧起了女足世界杯冠军,2016年她力压德国球员贝林格和巴西球星玛塔,成为了世界足球小姐。

  而在刚刚结束的2019女足世界杯,她和队友们帮助美国成为了第一个卫冕女足世界杯的国家。

  纵观女足运动在美国的发展过程,上世纪90年代当然是至关重要的10年,但在那之前,女足运动就已经有了非常坚实的基础。

  在美国,孩子放学之后会参加各种各样的兴趣班。美国家长认为,体育运动除了能增强身体素质,还能让孩子学到交际和生存技能,再加上课业压力不大,所以相较于自然科学,体育运动类别的兴趣班格外受到家长和孩子们欢迎。

  在集体项目中,冲撞性过大的项目,例如橄榄球,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而同为团队合作的足球运动,自然便成为了女孩子非常乐意接受的运动方式。

  在周末的公园草地上,很多孩子都会踢足球,这便是女足运动在美国所仰仗的群众基础。

  从全世界的角度看,女足运动依然面临着很多的轻视和不公,但在美国的校园,这样的情况在1978年就成为了历史。

  1972年,国会出台了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Title IX),要求教育机构在体育奖学金、运动装备、体育设施、提供教练和竞技机会等方面,男女运动项目必须一视同仁。1978年“第九条”开始施行之后,学校女子体育运动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并获得了很多资源倾斜。受益于“第九条”,女足运动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美国密歇根大学体育管理专业教授、体育经济学家史蒂芬·希曼斯基就认为,美国女足正是借助于“第九条”,取得了繁荣长久的发展。

  有了庞大的群众基础和硬性的法律支撑,美国女足才得以在1991年的首届女足世界杯夺得冠军,而夺得冠军的兴奋感又反过来继续提升了国民对于女足运动的热情。

  1999年,当美国在家门口再次捧起冠军的时候,当时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从事足球运动的爱好者中有41.7%是女性,1800万足球运动参与者中有750万女性,这些数字相比于1991年足足提升了34%。

  于是在2000年,借助着女足世界杯冠军这股热潮,美国女子足球大联盟(WUSA)应运而生。当年美国女子足球大联盟非常火热,以“打造像NBA那样具有强大国际影响力的女足赛事”为目标,在华纳兄弟等公司的大力支持下,全世界顶尖的女足运动员齐聚美国,由此也引发了中国女足的留洋潮。

  由于经营不善,美国女足大联盟于2003年停摆,女足运动职业化在美国遭受到了沉重打击。2009年,赛事高调重启,赛事名称也更改为“美国女子足球职业联赛”(WPS),然而好景不长,这项赛事也于2012年宣布赛季暂停,虽然官方说法是为了解决和前任老板的法律纠纷,但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缺少足够的参赛队伍,缺乏足够的运作资金,才是赛季暂停,乃至赛事最终解散的主要原因。

  万幸的在于,虽然职业化的脚步在美国举步维艰,但这个难题并非美国独有,美国国民对于女足运动的热情没有因此受到影响,校园之间的女足赛事也一直都在健康地发展当中。

  2016年,美国女足上书美国就业机会均等委员会抱怨男女球员薪酬不平等,美国足协的回应刚好让我们看到了如今美国对于女足运动的支持力度。

  美国女足和足协签订的协议中包括多项特殊补偿条款,其中包括保障底薪、离队费、健康保险、牙齿保险、以及产假期间获得半价工薪和伤病期间工资照发的福利。

  而且,美国足协每年会公布一份国家队52人大名单,在名单内的球员,20万美元的薪水由美国足协发放,这个数字在全球范围来看已经名列前茅。

  2014年,国际足联发布《女足运动调查》白皮书,根据其中的数据,美国注册女足运动员总数高达180万人,超过了全球女足运动员总数的一半。全世界注册足球运动员之中,女性只占12%,而在这12%当中,美国女足就占到了三分之一的份额。

  2015年再次夺得世界杯冠军之后,美国女足不仅成为了夺冠次数最多的球队,而且在世界杯结束后的三年,美国女足的收入甚至超越了男足。

  在今年6月末的耐克财报会议上,耐克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马克·帕克透露:“美国女足2019女足世界杯主场球衣是耐克官网在过去一个赛季中男足与女足球衣销量中排行第一。”

  2015年的女足世界杯决赛,篮球巨星科比从赛前两个小时就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持续关注,高频次的发帖一直持续到美国队最终获胜夺冠。

  科比是美国女足头号美女阿莱克斯·摩根的忠实粉丝,2013年开通自己的推特账号时,他第一个关注的就是阿莱克斯·摩根。

  作为本届世界杯美国女足的头号射手,摩根大放异彩,她势必将会吸引更多的女孩参与到足球运动当中,就像1999年的她被吸引一样:

  “那一届大赛彻底转变了足球运动在美国的命运,那届世界杯后,很多美国女孩有了更多机会踢球。”www.577688.com